ThymeWarp

All you need is love.

【abo】檐雨

接《扬尘》

http://765451555.lofter.com/post/1d517ff8_ef11f4d8


《五道口地铁奇缘》 2

周三中午,朱一龙照例趁着午休的时候去医生那开抑制剂,医生看着他的体检报告,语重心长地说:

“你这个药啊,还是少吃,你都吃了十几年了,再吃下去对身体影响很大的呀。我这次只给你开一半的剂量喔。”

朱一龙坐立不安,对医生说:

“可是我平常要工作,药量减半对我日常生活影响太大了。”

“那有什么办法,你要工作还是要身体啦?”医生是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,有些费劲地从镜片后面看他,“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小年轻都不欢喜听这种话,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,结婚之后就根本不用操心这种事了。”

朱一龙心想,知道不爱听你还说,“我这个年纪,还是想以事业为重,医生你看,能不能再多开点?”

医生咂咂嘴,叹了口气,“那就四分之三,不能再多了,而且之后也要逐渐减少。”

朱一龙把心一横,四分之三就四分之三吧,大不了每次休一天年假,自己扛过去。

也真是稀奇,这么大一个国家,愣是买不到没有副作用的抑制剂,他也想过从国外带药回来,可前几年这事就被划入违法行列了,说背后没什么在操纵他是不信的。可虽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普通人谁也拿这道沉重的国门没办法。

踩着点打卡,朱一龙回到总监办公室门外自己那个小小的单间里,戴上眼镜开始准备第二天的会议记录。他有些心不在焉,第一自然是因为抑制剂的事,第二则是前段时间公司刚和竞争对手置换了股权,办公室里都在传他们IT部门要空降一位新上司。

朱一龙是主管助理,首当其冲的位置,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拉自己的队伍;虽然就算调职待遇也不会变,但明里暗里总有些差别。就比如他现在这个单间,还能不能继续保住都是个问题。这工作虽然琐碎了点,还得忍上司的差遣,但总算清净,让他在格子间里听那些一心只想钓金龟婿的omega嚼舌根,怕是一天就要辞职。

他本科全国top3的计算机专业毕业,当年也是抱负满满,要在大潮里做出点成绩来,也确实来了宇宙中心五道口,在行业巨头里谋了个差事,人人艳羡。可他的性格,说好听点叫淡泊,说难听点叫假清高,只知道本分做事,从来不肯钻营,也不愿意琢磨办公室政治,一手好牌就这样被他打得稀烂。

朱一龙揉揉太阳穴,不让自己去想那些有的没的,一抬头就看到部里的杨蓉踩着高跟一路小跑着过来找他。

“杨老师,怎么了?”杨蓉是个beta,比他大几岁,一般人都喊她蓉姐,只有他学生气地叫人家杨老师。

“朱一龙,你怎么还在这儿,新领导都快来了,所有人都在会议室里等着呢,就差你了。”

“啊?”朱一龙往外头的格子间里一望,才发现空无一人,确实是只剩下自己了。

“别啊了,赶紧走吧。”杨蓉拍他的背,朱一龙还来不及摘掉眼镜就被她拉着去了会议室。

眼看着走廊尽头有一队人走T台一样地朝这边走来,两人赶紧闪进会议室,后排的位置却早已经被占满了,两人只好在最近的地方,一边一个地坐下。上学的时候没人想坐第一排,上班了也一样没人想坐。
没多久,总经理带着新上司进来了,朱一龙抬眼去看,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靠。

杨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朱一龙却和病鸡一样一直低着头。

总经理简单说明了这次调动只涉及两位部门主管的交接,其他人员均没有变动。照理是让朱一龙心口大石落下的决定,他却只觉得嘴里发苦。

“这位是白总监,请介绍一下自己吧。之后每个人也请自我介绍。”总经理和白宇打过招呼之后就和助理离开了会议室。

“各位好,我是白宇,希望和大家共事愉快。我争取在今天内把大家的脸认全。”说完笑着微微鞠躬,然后在主位上落座。

从杨蓉开始,大家依次做了自我介绍,朱一龙不时用余光打量白宇,却只看见他认真听着每一个人讲话,并没发现他有向自己这边看的迹象。

他看见白宇的目光转向他,才意识到轮到自己了。白宇专注地听他说话,和看其他人没半分两样,朱一龙胃里一阵抽搐,看来自己还记得人家,人家却把自己忘得干干净净了。

白宇听完他最后一句,点了点头,又对大家说了几句共勉之类的场面话,随即宣布散会。

杨蓉戳了戳朱一龙,“诶,我看这个新领导不好糊弄啊。”

朱一龙看了她一眼,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,“是啊。”

杨蓉只以为他是因为职位的缘故才担心,安慰他说,“全部门就没比你更靠谱的人了,他挑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。”

而旁边几个新入职的omega和beta却已经开始兴高采烈地讨论新领导的脸和身材了。什么“好像明星哦”、“好想嫁”,“胡子也太帅了吧”之类的话,听得朱一龙一阵恶寒。

他慢了几拍才去回杨蓉的话,“嗯,但愿吧。”

他的办公室和总监的办公室只隔一面墙,中间有一扇门联通。

他刚回到座位上,桌上的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“朱助理,我是白宇,请进来一下可以吗?”

朱一龙敲了敲门,听到一声请进后走了进去。

“白总监,您找我。”

“是这样,”白宇看着他,“因为我才刚来,很多事都需要你的帮忙,我也希望可以尽快适应这里,投入工作,可以请你帮我准备一些相关资料吗?”

“好的,您什么时候要?”

“越快越好,最迟不要超过明天中午。”

朱一龙想了想,点点头答应了,“您还有其他需要吗?”

“没有了,谢谢。今后麻烦你的地方还多着呢。”白宇露出一个微笑,“我这人毛病多,你多担待。”

朱一龙低着头,腹诽了一句可不是嘛,嘴上却说着“应该的”,然后逃也似地离开了。

出了办公室朱一龙才感觉到自己心跳有多快,然后又笑自己实在是情绪化得过分,不过是一个一夜情对象就让他心神不宁。

临下班他终于把大纲列好,想着下班前先去趟资料室把纸质材料复印出来。朱一龙要的几份资料在最上层,架上都是些笨重的纸盒,搬下来并不费力,搬上去却要动他腰上旧伤。资料室和机房连在一起,去的人不多,管这里的是个领导的小亲戚,一问三不知,只知道眨着眼睛看你,找他帮忙都是空谈,何况朱一龙本来就不喜欢为一点小事麻烦别人。

朱一龙想了想,也只好咬咬牙去搬盒子,果然向上一使劲腰上就一阵钝痛。

“朱助理,”架子那头传来个声音,由远及近,“我来吧。”朱一龙抬头看来人,发现是白宇。

“白总监?好巧。”

“有事来机房,就看到你在这里。”

朱一龙点点头,要和白宇一起搬那几箱材料,却听见他说,“我来就好,你小心腰。”

朱一龙一下红了耳朵尖,这样一来他根本看不透白宇的态度,他究竟是记得自己,还是不记得自己?

“谢谢,麻烦您了。”

白宇帮他把箱子全都放上去,说,“以后做不了的事要跟我说,我找别人来做。”

这下朱一龙被点着了,口气硬硬地说,“白总监,我没什么做不了的,你不要因为我是omega就特殊对待,我不喜欢。”

白宇低下头,发出一声轻笑,“朱助理你别生气,我完完全全支持O权,可是身体是你自己的,为这种事,值得吗?”

“您又怎么知道我腰不好?”说出口朱一龙才骂自己白痴,怎么这种蠢问题也问得出来,但羞耻感和好奇心终究是后者占了上风,他装作平静地等待,眼神看似向着白宇,其实先虚了七分,胡乱飘着。

白宇笑着摸摸嘴唇,摇摇头,恢复了那副公事公办的样子,“公司里不要谈这个。”

朱一龙怔怔地看着他,脸颊红红的,自己都不愿意承认一丝窃喜爬了上来。明明是自己先给这人下了逐客令,这会儿他不过略施恩惠就又掉进陷阱。

“嗯。”

他觉得这人像檐上的雨,好像躲不开了。 


《暄风》

http://765451555.lofter.com/post/1d517ff8_ef1a6f3f


又:化用了上章评论里读者 @超出一般的帅气 的梗,我真的爱这个,再次感谢❤️

又及:评论?


评论(30)
热度(501)
© ThymeWarp | Powered by LOFTER